深蓝的天

【蔺靖】一门亲事

维可向东:

一个段子,证明我还是甜的!

先帝驾崩时,正是五月好时节。
樱花开了满地,竟让满城素缟有了些鲜活气儿。
梁明帝大葬,生前传奇无数也不过变成区区几行碑文。
反赤焰,平渝秦。延国祚,安国梁。
如同明帝生前度量。

琅琊山却挂了漫山遍野的红绸子。
山脚的人衣袂飘飘,丝毫没些国丧的样子。
来者不禁顿足。
“阁主可知,如今是国丧期?”
“当然。”
“阁主可知,国丧挂红乃大不敬?”
“当然。”
“阁主可知,大不敬罪当诛九族?”
白衣人眯了眯眼睛: “公子乃族二。”
“不正经。”来者终于忍不住笑意,“一路的白绸,如今可算见到些别的颜色了。”
“那是。天下没了明帝与我何干?”他啪地合扇一笑,凑近来者耳畔,“在我琅琊山的地界,阁主娶亲才是大事。”
他面色微红,皱眉望向随风扬起的青丝岔开话题: “成何体统。”
他笑开: “景琰若不喜欢,明日我束起便是。”
他有些狐疑: “你倒听我的了?往常不见你这么听话。”
他依旧云淡风轻: “你人都在我这儿,我当然什么脾气都没了。”
来者轻笑一声,从怀里取出什么扔进那人手心,便头也不回地向山上去了。
“太后亲手做的榛子酥,赏你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4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