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蓝的天

青衫磊落险峰行,玉壁月华明。
塞上牛羊空许约,烛畔鬓云有旧盟。
老魔小丑,岂堪一击,胜之不武。
王霸雄途,血海深恨,尽归尘土。

网上shopping香水儿,我看到了什么?!这就是传说中的明家香吗?!比翼双飞?!

诗一首

如此文采,何不写文?

农家草莓铺:

老子最风光,身背两把枪。
长的杀鬼子,短的打小方。

——摘自《旅座选集》

科普一些饭圈撕逼历史规律给看到撕逼心塞的你们

这个……还真是……

温酒一壶:

从欧美圈回国剧圈这玩意儿一点没变,从高中到大学他们的逻辑也一点没变╮(╯_╰)╭简直就像是一群复读机,操着只能欺骗自己的逻辑来让别人滚蛋,所以这种人趁早滚蛋,这么多年就想看看哪个圈子能不能撕出新花样,结果这么多年都没见到过╮(╯_╰)╭药丸哦~

等待电风扇:

东凯两家纯粉又撕啦。别心塞,意料之中。常萌二次元CP的大家可能并不是那么熟悉娱乐圈粉黑,但这些纯粉撕逼流程我经历了无数回,这么多年毫无创新,翻白眼。看破了也就是以下几个规律:

1. 热圈热CP,两方纯粉必撕
纵观国内每一对大热CP的发展都是这样。CP热起来了,先利用CP粉的产出和热情草热度,到一定时候,就开始过河拆桥,掐CP,闹解绑。为什么?因为纯粉的利益和立场,跟CP粉的立场本质是完全不一样的。纯粉要的是自家偶像宇宙无敌,除此之外看不得任何人与其并肩。对于纯粉,CP粉只能有两个去处,要么你被提纯成为我方纯粉,要么我逼你脱饭。

与CP里的另一方纯粉撕逼有两个作用,一是意淫全天下的人都对我偶像不好,在幻想中产生只有我对他是真爱,我是我偶像的唯一的快感;

二是提纯或逼死CP饭。这个时候,CP饭被搞得厌恶两人中的一人,或者被逼得退圈脱饭,那就是正中其下怀。

2. 纯粉互掐,也就那有逻辑硬伤的三招。
a. 抓住对方【个别】粉丝骂自家偶像的把柄,上升到对家【整个】粉群都素质低下,与自己为敌。

b.洗些什么“粉丝行为偶像买单”,“饭随爱豆”等逻辑狗屁不通的道理,上升对家偶像

c.这条最迷惑人:放大对方偶像某些行为语言并过渡解读,并假装自己住在对家偶像脑子里,笃定地知道他的所有想法。俗称“住脑”大法,强行给对家偶像加戏。在你圈集中体现在“不熟”事件。还体现在花式鉴定他们很尴尬。总之东凯两人的脑子里一定很挤,住满了两方纯粉,随时替他俩发言。

要记住,饭圈掐架是没有输赢的。那为什么还掐?

为了虐粉。除了虐纯粉提高自家忠诚度,还为了虐CP粉。拼死拼活也要让CP粉觉得是对家粉丝恶毒,自家一朵白莲花。如此不断洗脑CP粉脱CP,加入自己的阵营—甚至因为粉丝行为而有所迁怒,回踩对家偶像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实际大家都知道,两方掐架的纯粉是狗咬狗,都low。

2. 纯粉掐CP,无外乎三套傻逼说辞

 如果作为CP粉你很坚强,很理智,既没被提纯也没被撕逼恶心脱饭,那么好,接下来就是要直接掐CP,让你萌个CP也要默默身负羞愧感了。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
a. 捆绑论:纯粉的世界里,CP两人做什么都是捆绑。在她们眼里,自家偶像已经屌得飞起,只有个人利益,不存在合作共赢,更不需要圈内人脉同事感情。只要资源,一个人的。

b.掐偏向:所有圈都这样。攻纯粉说CP粉全部偏受,受纯粉说CP粉全部偏攻。总之都妖魔化CP粉,开地图炮开得飞起,自家偶像在CP粉那儿受好多委屈嘤嘤嘤

c. 打扰真人:纯粉除了分不清三次元RPS和二次云CP,爱做的还是那一套,开地图炮。逮住一个傻白甜路人粉@了真人,就能妖魔化成整个CP粉粉群都打扰真人。殊不知自己撕逼撕成那样,为真人拉了多少仇恨,多大程度上打扰了真人?双标而不自知。


最后,我只想说,让CP粉圈地自萌从来只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借口。

事实是,连地都不会让给你圈。他们就是要把异于自己属性的人都同化或者掐到脱饭。

事实是,CP粉并不低人一等。萌CP本身不是原罪。只要没有疯魔真爱,没有做过激的KY的事,就舔舔图看看文撸撸饭制,碍着谁了?付出的都是爱,凭什么要看纯粉的脸色活?

CP粉应该独立。不是指被逼到一个角落里不敢见人,而是指应该在合理范围内捍卫自己爱的方式,争取自己应得的利益:比如有人不准你刷CP,因为你双蛋而骂你,就应该糊他一脸屎让他滚蛋。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
混饭圈很容易被洗脑。刚开始会觉得身边怎么全是疯子,但渐渐的,孤独地坚持着理智的自己倒像是错的。慢慢的,自己也像是快疯了,曾经坚持的那些原则也要丢弃了。

 其实只是因为尚存理智和冷静的人都不爱说话,而疯癫又恶毒的人总是戏多而已。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每次感到孤独的时候,一定要记得,其实每一个仍然坚持着理性和原则的人都默默地与你站在一起。

【楼诚/凌李/黄曲】随机游戏(18)

这么好看的文居然今天才看到,可惜lof主很久没来了,大概出坑了吧。哎!

白小竹:

猜猜今天领盒饭的是谁?



警报声经久不衰。

 

“什么情况?”明台和李熏然全神戒备起来,看着丧尸群缓缓从天桥上往回走。

 

 “那边情况怎么样了?”凌远的声音从通讯器中。

 

“丧尸们离开了……再等等,你们就可以过来了。”明台最新反应过来,对通讯器答复道。

 

李熏然看了他一眼,有些忧心忡忡。

 

五个人终于在闸门这边聚齐了,重新规划了一下路线,继续上路。

 

李熏然磨磨蹭蹭的走到凌远身边。

 

“怎么?”凌远小声问。

 

“感觉不太好,是明先生吧,这个警报……”李熏然瞄了一眼前方几个人的背影。

 

“很有可能,刚刚……”凌远顿了一下,“似乎空间不太稳定,你感觉到了吗?”

 

“有吗?”李熏然大惊,“我们在电梯的时候倒是有一阵子颠簸,是……吗?”

 

凌远看了明长官的背影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

“呯呯!”前面有若干落单的丧尸,被机器人消灭掉。

 

几个人的行进速度明显加快了,电梯已经全部封锁,几个人只能走楼梯下到负二十几层——无法定位再精确了。

 

这里是三十层,还要下五十几层……凌远擦了把汗,感觉自己一把老骨头折腾不起了。

 

明长官更加沉默,周身的气压都低下来,没有人说话,只是一层一层机械的下楼梯。

 

零散的丧尸在他们前面倒下,密闭的空间和倒地的尸体,几个人都汗涔涔的。

 

“啊!”于曼丽手下的扶手突然断裂,失去平衡的她下意识的叫出来。

 

身后的明台一把抱住她的腰,把她捞回来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李熏然急问。

 

“吓死我了!”于曼丽拍着胸脯,“没事,扶手断了……你们后面小心啊,不要扶了。”

 

李熏然和凌远对视了一眼,快走了几步,查看断口。

 

扶手全部是整体金属打造——不可能只断一块。

 

恐怕这个空间也撑不了多久了。李熏然有些难过的看着凌远。

 

凌远一抬头,正看见明长官直视着他,他一个激灵,冷汗落下。

 

明长官什么也没说,眼神像已知晓一切,他收回视线,哑着嗓子说:“继续走,注意安全。”

 

终于推开楼梯间的门,几个人不自觉大口呼吸了几口空气。

 

“应该就是这一层了,诶……”于曼丽看着显示器,又抬头看看走廊,“没什么不一样的啊。”

 

一台BBQ弹药耗尽在中途停下,仅剩的一台向前飞去。

 

“还是要谨慎一点。”接近目的地明长官明显行动鲁莽了很多,他朝着BBQ飞的方向跑过去,其余人赶紧跟上。

 

“前方右转。”于曼丽提示。

 

“好像是个很大的——啊!”她旁边的整面玻璃墙突然碎裂,明台回身猛的将她推出去,曼丽倒在另一个岔路口,碎玻璃落了明台一头一身。

 

同时几条粗长的触手破窗而出,将几个人隔开。远处BBQ的枪声响起来。

 

李熏然一个打滚,反手掏枪,连扣扳机,打在触手上。

 

子弹射入触手立刻陷入皮肉,触手暴怒的大力拍打起来,前面的凌远一不小心被抽飞了几米远。

 

“哎呦,老凌!”李熏然想起身,迅速被更多的触手拦住,他不停开枪却没什么用处,这里的章鱼比之前他们遇到的要大上好几倍,他们甚至没有看见头部。

 

“曼丽你别起来!!”明台的大口径散弹枪打在触手上,几下打断了一条,他爬起来,冲到曼丽身边,拉着她跑过来。

 

明长官抽出军刀将离他最近的触手钉在地上:“快离开这!”说着压低身子向前方跑去。

 

“老凌,你快跟上!”李熏然向凌远大喊,他被越来越多的章鱼触手阻隔得动弹不得。

 

凌远赶紧爬起来,去追只身前行的明长官。

 

“李熏然!”明台大叫,他腋下夹住一根触手,一条腿跪下,另一条腿给于曼丽踩住,然后将于曼丽从触手上翻过去。

 

李熏然一把接住于曼丽。

 

“这样不行,越来越多了!”于曼丽大叫,几根触手缠上她的脚,她飞快的开枪打断它们。

 

明台艰难的从一堆蠕动的触手中往他们这边爬,活的章鱼堆比死的难爬好多啊,他心里苦。

 

李熏然拉住他手臂,把他从章鱼堆里‘顺滑’的拽出来,他们三个被章鱼触手团团围住,范围越缩越小。

 

“有火吗?”于曼丽突然说,“还有助燃物?”

 

“啊,打火机我这有!”明台伸手在衣服上蹭蹭,拿出一个打火机。

 

“我这有啤酒!”李熏然拽出一瓶啤酒。

 

“好!”于曼丽撕下一条裙子,几下塞进酒瓶口,明台点燃布料,于曼丽颠颠瓶子,扔到包围圈外。

 

“嘭!”瓶子燃烧起来,周围的触手疯狂起来,三个人很快被抽倒在地,享受了一把滚筒洗衣机的全方位按摩。

 

受伤的触手慢慢退回两边的房间,于曼丽撑着地板吐出来。

 

“唉……”明台大口喘着气,“曼丽啊……习惯,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

于曼丽给他一个白眼。

 

突然远处又是一阵激烈的枪声。

 

“我们得赶快走!”李熏然捡起手枪,三个人飞快向前跑去。

 

 

明楼和凌远背靠背站在三叉走廊,机枪连发,枪口冒出火星,两条走廊方向的丧尸源源不断的狂奔过来,他们身边,最后的BBQ降下来。

 

两边很快积成丧尸小山,后方的丧尸四肢着地爬过前面的尸山向两人冲过来,速度渐渐降下来。

 

明台三人跑过来接替他们,明楼和凌远喘着粗气放下枪管。

 

他们走到了走廊的尽头,有一扇高大的电子门,明楼有强烈的预感,阿诚就在里面。

 

“这个锁能破解吗?”凌远心脏超负荷的跳动,他按下通讯器,“喂喂?”

 

夜莺那边全无声息。

 

凌远晃晃显示屏,没有反应。明长官回头看了他一眼,端起枪向门开了两枪,两个弹孔浅浅的陷进去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李熏然抹着汗跑过来。

 

一个倒在走廊的丧尸突然暴起,向着李熏然扑去,距离太近,他完全没有防备。

 

凌远大惊,一个箭步冲上抬起手臂——

 

“啊!”凌远短促的痛呼,丧尸一口咬在他手臂上!李熏然赶快向丧尸胸口开了两枪。

 

“老凌老凌!”李熏然捧着他的手臂,“老凌啊。”

 

“没事没事。”看李熏然急的说不出话,凌远给他一个安抚的笑容,“不疼不疼,没事,就快接近目标了,啊……别哭啊。”

 

“谁哭了!”李熏然抹把脸,放开他的手,假装去看丧尸。

 

明台和于曼丽慢慢端着枪后退,丧尸数量太多,他们被逼的不停后退。

 

“快想办法!”明台大叫,“这边要支持不住了!”

 

明楼回头看了一眼,握紧拳头微微发抖,电子门也是一样的掌纹锁和虹膜锁,可是怎么也联系不上夜莺。他气得一拳砸在门上。

 

“啊,这个丧尸!”李熏然发现了什么,他从刚刚倒下的丧尸身后摸出一根绳子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凌远捂着胳膊问。

 

“他被栓在这里了。”李熏然顺着绳子拽了一下,发现他被拴在附近的消防栓门把手上。

 

“说不定就是他——”李熏然突然回头惊喜的看着凌远。

 

凌远一瞬间和他心意相通:“快,把他搬过去。”

 

凌李两人合力将这个丧尸拖过去,明长官赶快闪开给两人让路。

 

凌远扶着丧尸的头对准虹膜扫描器,‘滴滴’亮起一盏绿灯!

 

“太好了!我来!”凌远大喜,又将丧尸的右手掌印在触摸板上——

 

电子大门缓缓打开!

 

“好!”明楼向后说,“明台于曼丽,跟上!”接着率先进入大门。李熏然紧跟而上。

 

凌远刚想跟上,突然发现电子锁上有个30s的倒计时。

 

“糟了!快点!这个门只能开启30s!”凌远一激动,抓着丧尸的手掌脱离了触摸板,大门居然缓缓合上!!

 

我去!这是什么锁?凌远睁大眼,又把手掌印上去,门又缓缓打开。

 

“该死的!”他低声咒骂,“还有25s!你们两个!快过来!”

 

明台和于曼丽后回头看了一眼,迅速后退——

 

“嗷~”后面的丧尸尖叫着扑上来,凌远向边上一闪,让出门,抬起另一只手开枪逼退丧尸。

 

“啊!”于曼丽被向前跌倒的丧尸砸中腿弯,一下子跪倒,她接着打了个滚,最前面的丧尸飞扑过来——

 

“嘭!”一颗子弹从丧尸后方射来,将丧尸一枪爆头。

 

凌远抬头,看见黄志雄和曲和混在丧尸堆中间跑过来。他向他们大喊快点。

 

被喷了满脸血的于曼丽,被丧尸压住,明台转身看到她,刚要回身,被凌远一把拉住,推向门内!

 

“反正死不了!快去帮你大哥!”凌远大吼,明台迟疑了一下,于曼丽挣扎着向他一挥手,明台转头跑进门。

 

“来不及了还有10s!!”凌远按着丧尸的手掌不能动,开枪打死几个绕过于曼丽奔向自己的丧尸。

 

黄志雄和曲和一左一右拉起地上的于曼丽,还有几步之遥,门已经开始闭合——

 

就在进门当口,于曼丽的一只高跟鞋跟断裂,她尖叫了一下再次跌倒!

 

黄志雄一只手拿起长枪,用枪托打倒最近的丧尸,然后把曲和推进门。

 

于曼丽干脆挣脱黄志雄,向他喊道:“别管我了!你快走!”接着召唤出手枪接连将扑上来的丧尸打倒。

 

“来不及了。”黄志雄平静的说。转身机枪连射。

 

“老凌你怎么还不……”进了半天又折回来的李熏然跑到门口。

 

被凌远按住的丧尸突然再次暴起向李熏然飞扑!凌远大惊一把抱住丧尸,丧尸手掌离开门锁,大门加速关闭!

 

“老凌!!”李熏然撕心裂肺的大叫。

 

“没事,回去等你!”凌远最后挤出个笑容。

 

“老凌!”李熏然砸着门,电子门彻底关闭,隔绝了一切声响。

 

突然巨大的警报声再次拉响,黄志雄把凌远和于曼丽挡在身后,数十个丧尸扑过来将他们挤在门上,与此同时门外的走廊地面剧烈震动起来。

 

地板裂开,走廊两边的玻璃碎成渣滓向他们射过来——

 

“空间坍塌!”凌远大叫,三个人连同无数丧尸,坠下深渊,凌远最后抬头,看见浮在半空中的电子门。

 

 

拜托了明长官,加油熏然,一定要完成任务!!


【楼诚/凌李/黄曲】随机游戏(15)

凌远居然这么能打?!厉害了。话说这文这么好看怎么人气这么低?

白小竹:

“明台快点!”于曼丽大叫,手里的枪已经过热,她还没停下射击,侧面天桥上疯狂扑上来的丧尸一排排的倒下,后面的被前面的绊倒,已经堆起一座小山。


 


明台死命的向前跑,他离前面的建筑只剩不到百米,他身边的丧尸一个接一个的倒下,李熏然和凌远在前方门口掩护他。


 


“曼丽你上来。”明楼在二楼喊道,黄志雄翻出窗外,一手拉住窗台,向她伸出一只手。


 


于曼丽拉住他,借力翻上二楼平台,黄志雄拉开引线,一个手雷扔过去。


 


“轰!”丧尸山被炸开,浓烟伴着残肢飞起几米高,于曼丽被气浪冲到,她抹了把脸,重新抬起枪口,打退剩余的丧尸。


 


“再快点!来不及了!”曲和对着通讯器喊,他面前的显示器倒计时已经减小到10。


 


李熏然咬着嘴唇,手臂已经被震麻了,但是明台还有几十米,他身后疯狂追过来的丧尸密密麻麻的嘶吼着,几乎踩着明台的影子追在他身后。他向前跑了几步,瞄准道路旁的灯箱一阵扫射,灯箱晃了几下,倒下来砸在路中间,绊倒了一批丧尸,但有更多的从他们身上爬过来。


 


“7、6……”曲和开始倒计时。


 


凌远跳起来一手拉住卷帘门,用体重让它降下来,右手的枪不停开火。


 


明楼在二楼狙击,百分百的将靠近凌远和李熏然的零散威胁解决掉。


 


“5、4……”


 


于曼丽爬进二楼的窗子。黄志雄扛起一个小型火箭筒,对着侧面天桥的方向发射,“轰隆!”爆炸立刻将他们震到失聪,天桥被炸断,高强玻璃在一片火海中带着大批涌过来的丧尸坠入大海,。


 


“3、2……”


 


李熏然一把拉住明台,两人弯腰冲大门,凌远退到门内。


 


“1——”


 


最后一秒,两人扑进来,凌远拉下卷帘门关在他们脚边,“扑通、扑通、扑通”!跟上来的丧尸撞到门上,把门撞得凸出来,李熏然和明台跌倒在地。


 


“轰隆隆!”远处一阵连续的爆炸,巨响伴随着火光,刚跨进窗的黄志雄被气浪拍在地板上。二楼的玻璃全部被震碎,曲和扑倒于曼丽身上。


 


远处的大桥发出金属巨大的断裂声,爆炸处的丧尸被瞬间汽化掉,黑烟久久才散去,燃烧的火焰中一个巨大的断口出现,从陆地上源源不断冲来的丧尸跌下桥,被海水吞没。


 


至此,海上的七座相连建筑,成为孤岛。


 


“哇哦~~~~~~”李熏然大口喘着粗气,躺着和明台击掌。


 


“五十公斤炸药,太爽了!”明台好不容易喘匀了气,翻身起来。


 


“上去吧,应该安全了。”凌远也喘的不行,他上前拉起李熏然。


 


“排除了陆地上的威胁,稍作休息,我们直击目标。”明楼擦了把汗,把于曼丽拉起来。


 


“大哥!你们没事吧?”明台走上来问。


 


“没事,你任务完成的很好。”明楼对他点点头。


 


“嘿嘿。”明台高兴,跑去看于曼丽,“啊!你划伤了啊。”


 


“我没事。”于曼丽说,“曲和应该伤的更多,他护着我呢。”


 


“和和,你怎么样?”李熏然闻声跑过去。


 


“还好。”曲和摆摆手,黄志雄把他手臂上一处出血的伤口用绷带绑好,“不深,一会就止血了。”


 


“大家配合的很好。”明楼看着屋子里的人,心里很欣慰。


 


肾上腺素还未退尽,大家心里都挺高兴,没人觉得累。


 


 


明楼对着地图沉思,他们一踏上刚刚被他们炸断的大桥,游戏就推送了资料片,还有一张地图。


 


六座建筑从海上平地而起围绕成圈,第七个建筑在圆圈正中央,由六条天桥与六座建筑相连,是此星球的联邦生化实验室,然而,一种致命病毒泄露,导致所有实验员感染成为丧失自主意识、只懂得进食的怪物,不停的自相残杀,并最终从实验室泄露出去,感染了大部分星球的原住民。


 


“直通七号建筑的六个天桥都被紧急关闭了,无法入侵系统。”夜莺绘制出实验室的整体地图,给众人看,“第七号实验室目前是数据流量最大的中心,应该就是你们的目的地。”


 


明楼点点头:“刚刚我们炸断了通向陆地的大桥,隔绝了实验室,哦,还炸了一和六之间的天桥,现在只要对付内部的丧尸——紧急关闭的闸门是什么材质,可以炸掉吗?”


 


“不行,我测量了一下,应该是厚度一米以上的钢板。”


 


“没有别的路了吗?”明楼眉头越锁越紧。


 


“要不就游过去吧。”明台说,明楼瞪了他一眼。


 


“从天桥上方走呢?通风口能不能爬出去。”凌远问。


 


“有警报装置,一旦撬动通风设备就会启动应急防御系统。”夜莺说。


 


大家陷入沉思。


 


“也许有办法……”一边沉默的黄志雄突然说。


 


“你知道?”曲和问,“你……来过?”


 


“是。”黄志雄低下头,他那种阴郁的气息又散发出来,像是在极力和什么恐怖的念头作斗争,头上隐隐沁出汗滴。


 


凌远和李熏然对视一眼,走过去,坐在他身边。


 


“能说说吗?”凌远问。


 


黄志雄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明家两个人,又低下头。


 


“我们……刚探索到第三栋建筑的时候,天桥才紧急关闭,我们小队的医生……被丧尸咬伤了,没有及时逃出来,被压在闸门下……连同他的装备,所以,门没有完全闭合。”


 


曲和握住黄志雄的手,黄志雄手心都是冷汗,他抓紧曲和的手指。


 


明楼和明台对视了一眼。


 


明楼点点头:“如果阿诚来了这里,应该会是同样的路进去,只要他也走过,那么这个世界也会原样模拟。”明楼说一不二,起身换了手枪,“我们去三号楼。”


 


“你怎么样?”曲和小声问黄志雄,黄志雄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拉他站起来。


 


“曼丽,把机器人放出来吧。”明台说。


 


“啊?现在就放啊。”于曼丽好像还没亲身作战尽兴,磨磨蹭蹭的丢出两个BBQ。


 


“啊,老凌你看。”李熏然一下子又兴致盎然,扯他的袖子。


 


“嗯?”凌远抬头,看到两枚……蛋,嗖的一下拖着两条小尾巴,一前一后的飞到半空中。


 


军需部的设计师们想象力是有多匮乏啊!凌远嫌弃的想。


 


李熏然深情的望着它们,还招了招手。


 


明楼把通讯器交给曲和,里面有夜莺规划的路线:“电梯还能用,明台去按电梯。”


 


“好嘞,准备啊。”明台走到电梯口回头给大家抛个媚眼。


 


“叮咚!”许久没用的电梯,自动停在一楼。一按灯就亮起来。


 


厢门缓缓打开,里面响起吼叫和呜咽的声音。


 


明台闪到一边,门口几个人抬起枪口。


 


“嗷——!”几个身穿血淋淋的白大褂扒着厢门挤出来。


 


“突突突!”几个丧尸头部被击中,扑通扑通摔成一团。


 


“……”几个人愣住了,在扳机上的手指有些抽搐。


 


BBQ瞄准、射击一气呵成,检测目标消失,立刻将枪管翻回,又恢复成了一个飘在空中的蛋。


 


“哇哦……一颗子弹都没浪费……”李熏然呆呆的说,看着全部被爆头的丧尸。


 


明台瞪大眼睛,自己的手还没离开按钮。他看向于曼丽,曼丽翻个白眼,一脸我早就告诉你了的表情。


 


“咳。”凌远自我唾弃了一下,怎么能质疑高科技武器呢,招呼黄志雄,上前将尸体搬开。


 


“真的好厉害啊啊!”李熏然恢复过来,扑倒一颗蛋,抱在怀里揉。


 


30层是连接层也是实验室的休息室,整个楼层十分空荡,电梯门打开,不堪其扰的BBQ就挣脱李熏然飞出去转了一圈,干掉了所有游荡的丧尸,后面的路程有作战机器人,走的很顺利,就是明台和李熏然全程蔫蔫的。


 


黄志雄全程都很沉默。


 


曲和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无力,他拿着通讯器和地图,告诉大家方向,黄志雄跟在他身边,两人却完全没有交流。


 


要是真的遇到他的队友的尸体怎么办?曲和不敢想。


 


“前方检测到有多个活动物体。”曲和按照提示念给大家说。


 


“我来我来。”明台向前冲了两步,对BBQ说:“你不许开枪听到没有?”


 


李熏然咧嘴笑了一下,也跑到前面。


 


门两边打开,李熏然和明台扣下扳机,把几个白大褂打倒在地。


 


“咦?这是个训练场?”李熏然疑惑的走进去,一个很大的圆形房间,面对面有两扇门。


 


“像是。”明台也走进来,纯白的地板和墙壁,给人很晃眼的感觉。


 


“路是对的吗?”于曼丽伸头去看曲和的显示器。


 


“应该吧,最短的路。”曲和也很疑惑。


 


突然一个很细小的水声,黄志雄和明楼同时抬起枪。


 


“怎么啦?”李熏然看他们站在门口突然戒备起来。


 


“有……”黄志雄还没说完,突然门迅速闭合。


 


“哎——”凌远上前,还是被关在门后,他按上开启按钮,门怎么也打不开了。


 


“怎么回事?”明台在里面拉门。


 


“啊!!”曲和瞪大眼,“熏然你身后!”


 


一排蓝光突然警报起来。


 


李熏然感到脖子后的风的同时,立刻一个翻滚,右手出枪,“嘭”的一声打在一个物体上。


 


那个物体爆出一阵钝响,像是把声音吸收了。


 


“章鱼怪啊啊啊啊啊啊!”李熏然大叫着连发,把章鱼怪打爆。


 


明台捂了捂耳朵,不满的说:“叫这么大声干嘛,这里有回音的。”


 


“哈,遇到老朋友了嘛。”李熏然坐着没起来,“这东西很好打的,就是容易爆浆,要躲远——啊啊啊啊!”


 


“你干嘛?!”明台头上突然一道风声,他一个闪身,一个沉重的软体动物砸下来,他一抬手一梭子子弹射出去——


 


噗噗噗!接连掉下来四五个,章鱼们摔的四肢乱舞,粘液流了一地。


 


“什么情况?我——靠啊!”明台一抬头,巨大圆形的顶棚上,密密麻麻的吸着无数个巨大的蠕动的章鱼怪,层层叠叠,支撑不住的章鱼掉下来,慢慢向他们爬过来。


 


“我以后再也不吃章鱼小丸子了。”李熏然就地一滚,站起来和他背靠背。


 


两人对视一眼,露出一个笑容,同时回头,枪口爆出火花。


 


 


“怎么还没开!”凌远大急,透过玻璃门,他看到李熏然和明台被怪物层层围住,心里简直要杀人,屋顶上还在不停的落下章鱼怪,这样下去,不被抽死也会被尸体砸死。


 


“不行,这个门是定时的。”夜莺的图像出现在显示器中。“没法破解,只能等时间过去。”


 


“多久?”明楼问。


 


“三十分钟。”


 


“他们能撑住。”明楼说,原来明公馆的随机游戏中出现过的章鱼怪,在这里,看来阿诚也走了同样的路,他觉得离阿诚越来越近了。


 


“对面还有一个门,那个说不定——啊啊啊!”曲和人突然一矮,扑倒在地,黄志雄伸手去拉他,曲和却迅速被什么拉走——一条触手!


 


“救——!啊啊啊啊!!”曲和发出凄厉的叫声,皮肤和地板摩擦出刺耳的声音。


 


明楼开了两枪,被飞奔追上去的黄志雄挡住视线。


 


“大家小心!那怪物出来了!”明楼还未说完,于曼丽就开枪打碎了对面的玻璃。


 


凌远向着黄志雄追的方向跑了两步,就被一条触手拦住了去路,他只能拿起枪反击。


 


“不能留在这,我们走!”他们是三面受敌,明楼当机立断,向两人大吼。


 


于曼丽被地上的粘液滑到,她刚想问明台怎么办,天花板突然破裂,半只巨大的章鱼垂下来。


 


“啊啊!好恶心!”于曼丽赶快闪开,凌远开枪将掉下来的章鱼爆头,一把拉起于曼丽,追上明楼。




被告知不能开枪的BBQ拖着小尾巴跟上去。


 



兔区搬来的图,不是,我虽然一直暗搓搓好感王凯,但是,这图...真的帅么?脸色怎么看起来好灰暗啊,气色不怎么好,太瘦了连西装都撑不起来了,讲真,到了年龄太瘦显憔悴啊。还是阿诚哥正好,淡妆浓抹总相宜......我真的不(就)是粉(怂)丝(了),所以不打tag。还是祝拍摄顺利吧。

蛙蛙好喜欢小螃蟹呀,小蝴蝶都只有2张照片呢。为什么不跟小老鼠做盆友?是怕被他次掉么?

崽崽开始交好朋友了呀!

呱呱一天出去2次,就去了这么几个地儿?崽子啊,你可真恋旧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