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蓝的天

【楼诚/凌李/黄曲】随机游戏(18)

这么好看的文居然今天才看到,可惜lof主很久没来了,大概出坑了吧。哎!

白小竹:

猜猜今天领盒饭的是谁?



警报声经久不衰。

 

“什么情况?”明台和李熏然全神戒备起来,看着丧尸群缓缓从天桥上往回走。

 

 “那边情况怎么样了?”凌远的声音从通讯器中。

 

“丧尸们离开了……再等等,你们就可以过来了。”明台最新反应过来,对通讯器答复道。

 

李熏然看了他一眼,有些忧心忡忡。

 

五个人终于在闸门这边聚齐了,重新规划了一下路线,继续上路。

 

李熏然磨磨蹭蹭的走到凌远身边。

 

“怎么?”凌远小声问。

 

“感觉不太好,是明先生吧,这个警报……”李熏然瞄了一眼前方几个人的背影。

 

“很有可能,刚刚……”凌远顿了一下,“似乎空间不太稳定,你感觉到了吗?”

 

“有吗?”李熏然大惊,“我们在电梯的时候倒是有一阵子颠簸,是……吗?”

 

凌远看了明长官的背影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

“呯呯!”前面有若干落单的丧尸,被机器人消灭掉。

 

几个人的行进速度明显加快了,电梯已经全部封锁,几个人只能走楼梯下到负二十几层——无法定位再精确了。

 

这里是三十层,还要下五十几层……凌远擦了把汗,感觉自己一把老骨头折腾不起了。

 

明长官更加沉默,周身的气压都低下来,没有人说话,只是一层一层机械的下楼梯。

 

零散的丧尸在他们前面倒下,密闭的空间和倒地的尸体,几个人都汗涔涔的。

 

“啊!”于曼丽手下的扶手突然断裂,失去平衡的她下意识的叫出来。

 

身后的明台一把抱住她的腰,把她捞回来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李熏然急问。

 

“吓死我了!”于曼丽拍着胸脯,“没事,扶手断了……你们后面小心啊,不要扶了。”

 

李熏然和凌远对视了一眼,快走了几步,查看断口。

 

扶手全部是整体金属打造——不可能只断一块。

 

恐怕这个空间也撑不了多久了。李熏然有些难过的看着凌远。

 

凌远一抬头,正看见明长官直视着他,他一个激灵,冷汗落下。

 

明长官什么也没说,眼神像已知晓一切,他收回视线,哑着嗓子说:“继续走,注意安全。”

 

终于推开楼梯间的门,几个人不自觉大口呼吸了几口空气。

 

“应该就是这一层了,诶……”于曼丽看着显示器,又抬头看看走廊,“没什么不一样的啊。”

 

一台BBQ弹药耗尽在中途停下,仅剩的一台向前飞去。

 

“还是要谨慎一点。”接近目的地明长官明显行动鲁莽了很多,他朝着BBQ飞的方向跑过去,其余人赶紧跟上。

 

“前方右转。”于曼丽提示。

 

“好像是个很大的——啊!”她旁边的整面玻璃墙突然碎裂,明台回身猛的将她推出去,曼丽倒在另一个岔路口,碎玻璃落了明台一头一身。

 

同时几条粗长的触手破窗而出,将几个人隔开。远处BBQ的枪声响起来。

 

李熏然一个打滚,反手掏枪,连扣扳机,打在触手上。

 

子弹射入触手立刻陷入皮肉,触手暴怒的大力拍打起来,前面的凌远一不小心被抽飞了几米远。

 

“哎呦,老凌!”李熏然想起身,迅速被更多的触手拦住,他不停开枪却没什么用处,这里的章鱼比之前他们遇到的要大上好几倍,他们甚至没有看见头部。

 

“曼丽你别起来!!”明台的大口径散弹枪打在触手上,几下打断了一条,他爬起来,冲到曼丽身边,拉着她跑过来。

 

明长官抽出军刀将离他最近的触手钉在地上:“快离开这!”说着压低身子向前方跑去。

 

“老凌,你快跟上!”李熏然向凌远大喊,他被越来越多的章鱼触手阻隔得动弹不得。

 

凌远赶紧爬起来,去追只身前行的明长官。

 

“李熏然!”明台大叫,他腋下夹住一根触手,一条腿跪下,另一条腿给于曼丽踩住,然后将于曼丽从触手上翻过去。

 

李熏然一把接住于曼丽。

 

“这样不行,越来越多了!”于曼丽大叫,几根触手缠上她的脚,她飞快的开枪打断它们。

 

明台艰难的从一堆蠕动的触手中往他们这边爬,活的章鱼堆比死的难爬好多啊,他心里苦。

 

李熏然拉住他手臂,把他从章鱼堆里‘顺滑’的拽出来,他们三个被章鱼触手团团围住,范围越缩越小。

 

“有火吗?”于曼丽突然说,“还有助燃物?”

 

“啊,打火机我这有!”明台伸手在衣服上蹭蹭,拿出一个打火机。

 

“我这有啤酒!”李熏然拽出一瓶啤酒。

 

“好!”于曼丽撕下一条裙子,几下塞进酒瓶口,明台点燃布料,于曼丽颠颠瓶子,扔到包围圈外。

 

“嘭!”瓶子燃烧起来,周围的触手疯狂起来,三个人很快被抽倒在地,享受了一把滚筒洗衣机的全方位按摩。

 

受伤的触手慢慢退回两边的房间,于曼丽撑着地板吐出来。

 

“唉……”明台大口喘着气,“曼丽啊……习惯,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

于曼丽给他一个白眼。

 

突然远处又是一阵激烈的枪声。

 

“我们得赶快走!”李熏然捡起手枪,三个人飞快向前跑去。

 

 

明楼和凌远背靠背站在三叉走廊,机枪连发,枪口冒出火星,两条走廊方向的丧尸源源不断的狂奔过来,他们身边,最后的BBQ降下来。

 

两边很快积成丧尸小山,后方的丧尸四肢着地爬过前面的尸山向两人冲过来,速度渐渐降下来。

 

明台三人跑过来接替他们,明楼和凌远喘着粗气放下枪管。

 

他们走到了走廊的尽头,有一扇高大的电子门,明楼有强烈的预感,阿诚就在里面。

 

“这个锁能破解吗?”凌远心脏超负荷的跳动,他按下通讯器,“喂喂?”

 

夜莺那边全无声息。

 

凌远晃晃显示屏,没有反应。明长官回头看了他一眼,端起枪向门开了两枪,两个弹孔浅浅的陷进去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李熏然抹着汗跑过来。

 

一个倒在走廊的丧尸突然暴起,向着李熏然扑去,距离太近,他完全没有防备。

 

凌远大惊,一个箭步冲上抬起手臂——

 

“啊!”凌远短促的痛呼,丧尸一口咬在他手臂上!李熏然赶快向丧尸胸口开了两枪。

 

“老凌老凌!”李熏然捧着他的手臂,“老凌啊。”

 

“没事没事。”看李熏然急的说不出话,凌远给他一个安抚的笑容,“不疼不疼,没事,就快接近目标了,啊……别哭啊。”

 

“谁哭了!”李熏然抹把脸,放开他的手,假装去看丧尸。

 

明台和于曼丽慢慢端着枪后退,丧尸数量太多,他们被逼的不停后退。

 

“快想办法!”明台大叫,“这边要支持不住了!”

 

明楼回头看了一眼,握紧拳头微微发抖,电子门也是一样的掌纹锁和虹膜锁,可是怎么也联系不上夜莺。他气得一拳砸在门上。

 

“啊,这个丧尸!”李熏然发现了什么,他从刚刚倒下的丧尸身后摸出一根绳子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凌远捂着胳膊问。

 

“他被栓在这里了。”李熏然顺着绳子拽了一下,发现他被拴在附近的消防栓门把手上。

 

“说不定就是他——”李熏然突然回头惊喜的看着凌远。

 

凌远一瞬间和他心意相通:“快,把他搬过去。”

 

凌李两人合力将这个丧尸拖过去,明长官赶快闪开给两人让路。

 

凌远扶着丧尸的头对准虹膜扫描器,‘滴滴’亮起一盏绿灯!

 

“太好了!我来!”凌远大喜,又将丧尸的右手掌印在触摸板上——

 

电子大门缓缓打开!

 

“好!”明楼向后说,“明台于曼丽,跟上!”接着率先进入大门。李熏然紧跟而上。

 

凌远刚想跟上,突然发现电子锁上有个30s的倒计时。

 

“糟了!快点!这个门只能开启30s!”凌远一激动,抓着丧尸的手掌脱离了触摸板,大门居然缓缓合上!!

 

我去!这是什么锁?凌远睁大眼,又把手掌印上去,门又缓缓打开。

 

“该死的!”他低声咒骂,“还有25s!你们两个!快过来!”

 

明台和于曼丽后回头看了一眼,迅速后退——

 

“嗷~”后面的丧尸尖叫着扑上来,凌远向边上一闪,让出门,抬起另一只手开枪逼退丧尸。

 

“啊!”于曼丽被向前跌倒的丧尸砸中腿弯,一下子跪倒,她接着打了个滚,最前面的丧尸飞扑过来——

 

“嘭!”一颗子弹从丧尸后方射来,将丧尸一枪爆头。

 

凌远抬头,看见黄志雄和曲和混在丧尸堆中间跑过来。他向他们大喊快点。

 

被喷了满脸血的于曼丽,被丧尸压住,明台转身看到她,刚要回身,被凌远一把拉住,推向门内!

 

“反正死不了!快去帮你大哥!”凌远大吼,明台迟疑了一下,于曼丽挣扎着向他一挥手,明台转头跑进门。

 

“来不及了还有10s!!”凌远按着丧尸的手掌不能动,开枪打死几个绕过于曼丽奔向自己的丧尸。

 

黄志雄和曲和一左一右拉起地上的于曼丽,还有几步之遥,门已经开始闭合——

 

就在进门当口,于曼丽的一只高跟鞋跟断裂,她尖叫了一下再次跌倒!

 

黄志雄一只手拿起长枪,用枪托打倒最近的丧尸,然后把曲和推进门。

 

于曼丽干脆挣脱黄志雄,向他喊道:“别管我了!你快走!”接着召唤出手枪接连将扑上来的丧尸打倒。

 

“来不及了。”黄志雄平静的说。转身机枪连射。

 

“老凌你怎么还不……”进了半天又折回来的李熏然跑到门口。

 

被凌远按住的丧尸突然再次暴起向李熏然飞扑!凌远大惊一把抱住丧尸,丧尸手掌离开门锁,大门加速关闭!

 

“老凌!!”李熏然撕心裂肺的大叫。

 

“没事,回去等你!”凌远最后挤出个笑容。

 

“老凌!”李熏然砸着门,电子门彻底关闭,隔绝了一切声响。

 

突然巨大的警报声再次拉响,黄志雄把凌远和于曼丽挡在身后,数十个丧尸扑过来将他们挤在门上,与此同时门外的走廊地面剧烈震动起来。

 

地板裂开,走廊两边的玻璃碎成渣滓向他们射过来——

 

“空间坍塌!”凌远大叫,三个人连同无数丧尸,坠下深渊,凌远最后抬头,看见浮在半空中的电子门。

 

 

拜托了明长官,加油熏然,一定要完成任务!!


评论

热度(37)

  1. 深蓝的天不勇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么好看的文居然今天才看到,可惜lof主很久没来了,大概出坑了吧。哎!